民營調查 Vol.1 |《櫻桃園》與櫻桃園隔空相見

發布日期:2020年04月23日

疫情來臨,各行各業都受到了巨大的沖擊,面臨生存挑戰,與演出、舞臺息息相關的戲劇人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難。

越來越多原本舞臺藝術的參與者自發組織云放映、網絡直播、劇本朗讀等豐富線上渠道,一來保持與同行及觀眾的聯系和互動;二來網絡帶貨、線上授課不一而足的方式自救和互救,抱團取暖,各盡其能。

 

“櫻桃園,潔白宛如新娘的盛裝,櫻桃園,窗口有帷幔輕輕飄揚。”Vitas演繹的這首歌曲,源于劇作家契訶夫筆下,直到現在都長演不衰的經典劇作《櫻桃園》,“櫻桃園”也被很多戲劇人喻為“精神家園”。這個“精神家園”,在戲劇制作人李國杰的2020年,變成實實在在、碩果累累的家園。

 

李國杰

戲劇制作人、策劃人,參與策劃過南鑼鼓巷戲劇節、四川三星堆戲劇節等多屆戲劇節,擔任制作二十多部話劇及其他種類作品。

因疫情不能返京,李國杰在山東煙臺老家幫助父母管理自家的櫻桃園。煙臺大櫻桃是煙臺市的特產,近幾年已經成為中國國家地理標志產品,口碑和知名度幾乎與煙臺蘋果相媲美。李國杰所生活的村莊家家戶戶都種植櫻桃,并都以之為生,但隨著疫情的加劇,等到櫻桃成熟的時候,櫻桃銷售似乎成為了一大問題。

 
微信圖片_20200423204758.jpg
 

李國慶家的櫻桃園,花開全園,典雅滿山

“困在家中也只能急中生智,守著家里的櫻桃園也算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幫助父母、親戚預售櫻桃,既解決父母和親戚的櫻桃銷路問題,又省去中間商的差價,買賣雙方都合算;同時,幫老鄉們進行網上銷售,打開這條渠道,日后也能持續發揮作用。”李國杰原本計劃作為戲劇交流平臺的訂閱號“戴口罩的豬”,帶起了貨,推送了一篇《留在老家,賣櫻桃》

這位特殊的“賣家”一登場,不僅自家千斤產量的櫻桃一售而空,鄉親們的也都被火爆預定。賣家特殊,自然買家也特殊,“大概接近三分之二是戲劇圈里的朋友們訂的,朋友轉朋友,這批大櫻桃基本成了文化藝術‘專供’。”李國杰說道。

但賣櫻桃絕非本職,戲劇人也絕非真就“困頓”成了傳統相聲里被迫轉行的藝術家。

 

“暫時還回不去,劇場不開,我回去其實也沒有用。”

 

 

可回不了京的李國杰這些日子卻更忙碌起來。

首先便是為一些戲劇類做評審評選工作,每天閱讀劇本占據了很大一部分時間。此外,他與新加坡藝術家劉曉義以及那邊實驗劇團藝術總監、導演、編劇、演員程文明聯合發起的亞洲編劇訓練營第一期已經在一周前開始招生。

劉曉義

被譽為亞洲實驗性劇場最年輕有為的代表人物。

程文明
 
 

那邊實驗劇團藝術總監、創始人、導演、編劇、演員。

 

這一活動的藝術愿景也相當切合當下環境:探索“該如何改變/改善藝術家的生存困境?

戲劇人不能被動地依賴于系統和環境來改變。藝術家只有能夠穿梭于不同框架之間,那么社會系統便是舞臺,文化政策便是劇本,都是志同道合的人就是藝術伙伴。亞洲編劇訓練營不僅僅是專注于培養一個藝術家的表演和創造技能,而是培養有能力推動、影響和改變現有環境的領導者。

亞洲編劇訓練營(中國站)第一期,學生將通過對劇本寫作的學習、分析、批評,到實際應用,在2-10周的時間里充分浸濡在劇本創作中。不同于以往許多偏理論的課程,該網絡課程將通過技巧性的解密和針對性的練習,闡述劇本的核心問題、基礎知識和內在規律。將對戲劇和影視編劇有更深入的掌握,在創造性寫作中更深入地認識自己。

 
 

 

已經開始招生的亞洲編劇訓練營

除此之外,李國杰還與“后浪劇場”、戲劇博主“有染”及微博戲劇聯合發起戲劇直播節目,第一期以校園戲劇為主題,邀請從校園戲劇走出來的戲劇人們如丁一滕、何雨繁、祖紀妍等參與話題討論,反響熱烈。“第二期已在籌劃中,主要關注的是民間劇團,邀請南、北方包括澳門的五六個民間劇團的代表人物來參加直播,聊一聊民間劇團的發展,當然也會聊到疫情對民間劇團的影響。”李國杰說。

“熒屏永遠替代不了活人演給活人看的戲劇,劇場不會消亡。”天津人藝原院長鐘海老師發在朋友圈的一句話特別觸動李國杰,“對于戲劇發展而言,擁抱互聯網是好事兒,是舞臺之外的另一扇窗,“但目前,只能說我們摸索到了這扇窗,它會不會是一扇門,真能走出去,走得更遠,還不好說。最起碼已經有更新鮮的空氣透進來,這是可以肯定的。”

 
END

作者:牛春曉

排版:周馳

校對:田巧研

 

 

協會新聞
行業新聞
 
新股申购配置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