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觀察 |音樂三人談: 當演出停滯,創作一刻未停

發布日期:2020年04月01日
 
 
 
 

面對疫情后的復工復產,全行業都在積極做著準備。無論是抗疫作品《大愛蒼生》的超高播放量、準備疫情之后復演的《武漢2020》還是遠在奧地利的音樂家無時差“復工”,都展現了音樂行業對于此次疫情所作出的不懈努力。

 

 

 

 
 

北交首席常任指揮李飚:

復演后首場音樂會將奏響《武漢2020》

 
 
 

 

3月23日是北京交響樂團“云端”分聲部排練的第一天。隨著疫情的逐步緩解,越來越多的藝術院團開始“復工”,為日后恢復演出做準備。作為北交首席常任指揮與天津交響樂團首席指揮,李飚對接下來的日子有很多設想。待疫情解除,他與樂團的演奏家們期待在第一時間與闊別多時的觀眾相擁在音樂中。

北交首席常任指揮李飚  牛小北攝

 

隔空合錄,讓音樂的祝福穿越時空
 
 

2月5日,北京交響樂團的微信公眾號推出了一個英國作曲家埃爾加的經典作品《愛的致意》的視頻。視頻中現身的樂手來自湖北、臺灣、北京、上海甚至海外,平日里總是同臺演奏的他們因疫情分隔在各自家中,但幸運的是,科技給了音樂穿越時空的力量。兩周后,北交又以同樣的方式,與同在京津冀交響樂藝術發展聯盟的天津交響樂團、河北交響樂團錄制了《我和我的祖國》。

“隔空合錄”這個被頻頻點贊和效仿的創意,就是由李飚提出的,“我們從來沒有嘗試過這樣的方式。”李飚說,作為指揮,“最大的困難是把大家的呼吸點、節奏和感受集合在一起,因為音樂畢竟是一種合作的藝術。”后期制作階段,也碰上了許多意想不到的磕磕絆絆,比如大家用的錄制設備不同,成片的音響效果各異,兼任視頻音頻編輯的北交大管首席劉可為此花了許多心思。

 
 

京津冀三地演奏家隔空合錄《我和我的祖國》

 
 

 

復演后,首場音樂會將奏響《武漢2020》
 
 

排練廳“搬”到微信群里,樂手們摩拳擦掌,熱情不減,合練曲目《武漢2020》。《武漢2020》是北京交響樂團、天津交響樂團聯合委約現任德國作曲家協會會長的恩約特·施耐德的作品。全曲約10分鐘,需由30人左右的編制演奏,曲中既表現了人類面對未知而自然流露的恐懼,更有戰疫情的英勇無畏。

 

“現在,我們還不知道什么時間能開始演出,但只要疫情結束,能登臺了,首場音樂會我們就要演這個作品。”李飚說。

 

北交還在計劃向更多青年作曲家委約以“戰疫”為主題的作品。“我們希望能讓更多的年輕人得到委約創作的機會,同時讓他們感受一下‘標題性寫作’的意義。”李飚介紹,樂團正在考慮將這些作品收入復演后的樂季演出,與武漢當地的音樂家合作舉辦專場音樂會。

取消多場演出,但期待彌補遺憾
 
 

疫情發生以來,演出行業備受沖擊。環球同此涼熱,每個音樂家都無法“獨善其身”。李飚大概算了算,他至今已經取消了國內外十余場音樂會。“肯定會有遺憾。”李飚坦誠地說,比如北交原定于今年2月22日在國家大劇院上演的音樂會,想起來總覺得有點兒可惜。去年12月,李飚出任樂團首席常任指揮,這場音樂會本該是由他執棒的新樂季首場演出,四位來自柏林愛樂樂團的獨奏家也將前來“助陣”。“所有人都在積極準備,集中精力想把它演好。”

李飚與天津交響樂團“完全貝多芬”系列音樂會海報,大家期待能重演這場音樂會。

李飚同時兼任天交首席指揮。今年正值樂圣貝多芬誕辰250周年,李飚與樂團有一場“完全貝多芬”系列音樂會,計劃演奏貝多芬第二、第七交響曲,這場演出同樣很受期待。“相信在不久的未來,我們還會重新安排這些演出。”李飚透露。目前,天交與北交一樣,已經開始了“云端”排練,疫情解除后,樂團會先以中小型樂隊的形式恢復演出。

 

 

 
 

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潔:

“復工”的節奏沒有時差

 
 
 

 

春暖花開之際,越來越多的音樂家加入了“復工”大軍,他們著手排練,規劃劇院開門后的演出行程。如今,中國音樂家的足跡早已遍及世界,在疫情依舊嚴峻的歐美地區,還有不少人“滯留”未歸,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潔就是其中一位。原定于3月13日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參演的歌劇《法斯塔夫》取消后,石倚潔選擇暫時留在奧地利。

 

石倚潔

 

劇院暫時關閉了,但基本功不能丟,他每天練聲,為將來的演出做準備。作為湖南師范大學的老師,學生們的學業進展也讓他牽掛,隔著網絡,他要隨時解答大家的問題。雖然遠在國外,石倚潔的音樂節奏卻沒有時差。待疫情解除,他期待與所有觀眾早日相見。

登臺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是心中夙愿
 
 

今年,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向石倚潔伸手相邀。按照原定的計劃,3月13日,石倚潔將在這里帶來威爾第的喜歌劇《法斯塔夫》。這部作品對他來說不陌生,2017年,他曾在國家大劇院和維也納國家歌劇院聯合制作的《法斯塔夫》中飾演過“芬頓”(Fenton)一角,但對待這次特殊的劇院“首秀”,石倚潔還是做了充分的準備。

3月10日排練結束,《法斯塔夫》劇組合影留念

歐洲疫情的發展遠遠超過預想,當地時間3月10日下午,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宣布關閉,《法斯塔夫》也隨之取消,此時距首演只剩兩天時間。要說不惋惜是假的。在今年所有的計劃里,《法斯塔夫》是石倚潔自己最期待的一部歌劇。今年對維也納國家歌劇院而言同樣是很有意義的一年,現任總監多米尼克·梅耶即將離任并接掌米蘭斯卡拉劇院,6月30日的《法斯塔夫》是他的謝幕之作,祖賓·梅塔大師受邀執棒。“這場也不一定能演。如果取消了,真的非常遺憾!”

練新歌、上網課,“復工”節奏沒時差
 
 

劇院紛紛關閉,音樂家的處境其實都有些被動,演出接連被取消,恢復與否、何時恢復都要等待進一步通知,太多的事情不在他們的掌控之內,能做的只有提醒自己時刻不要松懈,待重回劇場的那天來臨,他們必須把最好的一面展現給期待已久的觀眾。下午四點到六點,是一天里相對來說最不擾民的幾個小時,石倚潔每天都會練習一些新曲目,為將來的演出做準備。石倚潔看到,國外也有許多音樂家在嘗試著直播音樂會,為了避免接觸和感染,音樂會通常都是一個人帶一件樂器,面對著空蕩無人的觀眾席。疫情和網絡,正在悄然改變著古典音樂的生態。

石倚潔現在還有一重“老師”的身份,他任教于湖南師范大學,心一直掛在學生們身上。

“我以前從來沒試過在網上給學生們講課。聲樂這個東西有點兒特殊,當我們唱到中高音以上的時候,可能因為音量太大,麥克風收錄不下,高頻的聲音傳到耳朵里的只剩下電流聲。現在我建議同學們用手機或者錄音設備把自己的練習錄下來發給我,然后我再把需要注意的地方跟他們一一講解。”

 

 

 
 

中國音協主席葉小綱:

戰“疫”作品播放量超兩千萬

 
 
 

 

“千山靜,鳥不鳴,九州云霧起。寸寸心,牽念遠,只為蒼生祈太平……”由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音樂家協會主席葉小綱作曲的戰“疫”歌曲《大愛蒼生》在多個網絡平臺發布。深情悠揚的旋律、大氣恢弘的歌詞、充滿張力的唱腔,使得這部作品直擊心靈,全網播放量超過兩千萬。葉小綱第二部戰“疫”作品《櫻花滿天紅》也將很快和大家見面,他開玩笑說:“為防自己耳朵起繭,看似沒什么退路,只能啟動第二首歌的寫作。”

 

 
 
《大愛蒼生》曲譜

《大愛蒼生》這部作品被收錄至由人民音樂出版社和中國音樂家協會合作推出的《抗疫戰歌——全國抗擊疫情公益歌曲選》音像專輯。提及創作的初衷,葉小綱表示,網絡上的抗疫歌曲有很多,但實事求是講,真正好的作品不是太多,“作為音協主席,應該帶一個頭,很高興自己的作品能為抗擊疫情起點作用,讓大家有共鳴。”

《大愛蒼生》由葉小綱作曲,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主席胡占凡作詞,朱樺、么紅、楊燕婷、韓蓬、劉嵩虎等多位藝術家和國際首席愛樂樂團、合唱團參與錄音。從創作到錄制,《大愛蒼生》用了十幾天時間。由于疫情的影響,錄音棚并不會長時間開放,參與錄制的藝術家們克服重重困難,在特殊的時期,攜手完成了這首特殊的作品。葉小綱感慨:“要謝謝全體幕后辛勤勞動的工作者,大愛連心,我們都是志愿者。

 

葉小綱(中)和參與《大愛蒼生》錄制的各位藝術家

 

作曲時,新聞報道中戰“疫”勇士們感人的畫面常常在葉小綱腦海里浮現。《大愛蒼生》的歌詞改了很多次,在葉小綱看來,寫歌詞的人不能完全知曉作曲家的要求,每個作曲家都有自己的喜好,比如什么時候張嘴,什么時候開口音,“所以我和詞作者一直在反復溝通,最終版本的歌詞做了很大程度的修改。”葉小綱介紹,《大愛蒼生》歌詞的立足點一開始是文藝界的藝術家們對抗擊疫情的支持,后來擴大到全民族的范圍,內涵更宏大。相比之下,已經接近創作尾聲的《櫻花滿天紅》以武漢的櫻花為主題,風格更加個人化,歌詞的表達方式也更加具體。

這些年,葉小綱的作品一直在講述“中國故事”,包括大型交響序曲《喜馬拉雅之光》《最后的樂園》和《大地之歌》等。今年四月,在武漢原本有一場他的“中國故事”個人音樂會,主打曲目《第三交響曲“楚”》就是以荊楚大地為背景創作的。因為疫情這場音樂會延后了,而葉小綱很希望疫情過去后,自己創作的作品還能在武漢上演。

 

 

 

作者: 關一文

來源: 北京日報

排版:牛春曉

 

 

* 本文內容(圖文)轉自網絡,僅為博采眾長、學習交流,并不用于商業用途。文中觀點為作者獨立觀點。如不慎侵涉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協會新聞
行業新聞
 
新股申购配置股票